主题: 女子惨被强奸骗婚后遭虐待 全身病痛被赶出家门

  • 清水玲子
楼主回复
  • 阅读:8250
  • 回复:4
  • 发表于:2014/6/12 18:20:4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永川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最新进展

4月23日《中国妇女报》以《遭受家暴近三年,“被踢出家门”——一名受暴妇女的不堪遭遇》为题报道了马淑韫的不幸遭遇。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庭审现场(马淑韫哥哥痛打妹夫案件审理)

http://v.ifeng.com/news/society/2014004/016ccaae-95a2-451e-a4db-453c9132969e.shtml

 

目前田发亮开始威胁我和转发我帖子的朋友,我在微博上已经@平安北京,谁犯罪,谁造谣一清二楚!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软弱让我看不到未来的生路

——马淑韫惨遭强奸、虐待,无家可归后的自述



       将近10个月前,我带着4个月大的女儿被田赶出家门。多方求助依然不能回家,田除了继续殴打、威胁、谩骂和欺骗,丝毫没有抚养照顾孩子。近10个月来,他看司法机关也没有怎么制裁他,现在反而诬陷我去年6月对他家暴来诉我离婚。田发亮的起诉离婚终于让我惊醒:3年多前,他骗我到他家中将我强奸,怕我控告他,就骗我结婚,婚后通过施暴、虐待,试图逼我“滚蛋”,意外怀孕,生了女儿之后将我打出家门。

       我就是想有关专家和机关能给出个说法,请大家都来看看他的嘴脸、评评这个理。

一、死里逃生,之后被赶出家门

         6月14日夜里,田发亮母子殴打之后再次把我赶出家门,这次一直到15日凌晨都不给开门。百般无奈,我在民警的协助、调解下,才回到家中。

        警察一走,田发亮和他母亲盛玉兰生怕2年前田强奸我,最近又企图谋害我和孩子的事情败露,一边发疯般地质问我告民警什么了,一边动手实施加害。 他们母子把我按在床,田发亮骑到我身上,用力坐在我的肚子上,我就立刻喘不上气来。他先拧住我的双手,然后又掐住我的脖子,我几度昏厥,根本喘不上来气,眼前一片漆黑。 盛玉兰反复叮嘱田发亮,事情已经这样,现在弄死算了。注意别留下伤痕,反正我也快70了,实在不行这命我顶着。

       民警的电话回访和我家人及时赶到救了我性命。

       在施暴过程中,民警又打电话回访,询问我是否安全。此时我手机已经被田控制,田在欺骗民警说大家都休息的同时,我挣扎呼救。随后田恐怕是怕事情败露后承担罪责,就给我所有家人打电话,说我自己发疯、作死,人已经快不行了。

       我的家人接到这样的电话,听到电话中我断续的呼吸后一面打电话继续报警,一面打120叫急救,同时赶往我家查看事态。我哥哥赶到现场后,及时制止了田发亮母子的行凶,将我送往医院抢救。

       经诊断,我身上多处外伤,脖颈有掐痕,心肌严重缺血,脊柱弯曲变形,妇科病严重。

       第二天,田发亮的母亲打电话给新疆的亲属,说马淑韫闹事,让他们都来把我打出家门。事实上,6月15日当天,田发亮就威胁我,“你今天不走,我妈肯定还要弄死你。”当天,怕他们再次对我实施加害,不得已被赶出家门。

        田家母子为何企图谋害我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和我结婚是为了掩盖他强奸我的罪行。婚结了,人就没有太多利用价值,只有婚后不断问我要钱,虐待我,然后离婚才能达到当初骗财骗色的目的。第二,他母亲认为我生了女儿更是要立即离婚,好再婚,再生,“不行就往死里弄——在我们新疆,不女人还不如一头羊。”这是他妈常说的一句话。

二、强奸、骗婚,田发亮用这种手段让我不告发他强奸我的事实。

        2010年9月我在某婚恋网站(世纪佳缘网站)与田发亮结识,2010年11月21日以带我见父母为由,将我骗到晨光家园330号楼二单元1603室强奸,当时我还是处女,他强奸我时异常残暴,弄的到处是血,浑身伤痕,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而当时田发亮的父母根本不就不在那里!

        事后,我一度想控告他,田发亮惊恐万分,百般恳求,做出结婚承诺,同时毁灭现场证据。其后他怕我告发,就一直跟踪我行踪,利用他IT专业技术,监控我QQ、电话等通讯工具,一面许诺对我好,像我求婚,一面对我进行恐吓、控制。因我当时性格非常保守,觉得被强奸传出去全家都会蒙羞,所以在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挣扎后,在田的积极促成和要求下,与田在2011年6月8日领取结婚证。

三、仇视社会、歧视女性的变态心理,导致田虐待我的手段极其恶劣。

        婚后的田发亮本性暴露,以各种理由不去上班,总是不停的咒骂这个社会上的人有多么的坏,故意失业在家,由我负责家里所有开支。在家庭生活中,田发亮因对由于强奸造成的婚姻现状相当不满,对我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并以2010年无辜殴打小区保安的“光荣事迹”恫吓我“你敢告诉家人,我把他们全部干掉!”

        田发亮规定我除了上班,剩下的时间就是立即回家做家务,伺候他,供他打骂、性虐待取乐。

        随便列举事例如下:2011年7月,刚结婚不足一个月,田突然提出要我给他交房租,理由是房子是他婚前购买,我住在这里就的给他交房租,在震惊中被田发亮不耐烦地一脚踹倒在地。2012年1月下旬,田突然向我要钱两万元,先拿一万元给他,说改天再给他取一万,结果遭到他一顿拳打脚踢,好多天我的腿疼的不能走路和弯曲,两条大腿严重青紫。等等事件不胜枚举。在这种没有人性的虐待下,婚后我的体重很快从100斤消瘦到82斤。

        有一次在争吵中,我实在忍无可忍说他变态,他一瞬间象被戳中软肋的野兽一样,迅速向我冲来,我在目瞪口呆中被他大力掼倒在地上,撞上桌子。那一瞬间我以为我死定了,他的表情特别恐怖,五官移位,面目狰狞,双目赤红,在一秒钟内一个尚有温文尔雅表情的男人迅速变成了一只噬人的野兽,失去理智。令人完全难以想象,他说如果我敢再说他变态,他就宰了我。如果不是我冲进洗手间躲起来,我那次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在那一次冲突中,我彻底发现了他隐藏在知识分子和所谓IT精英表面下残忍的一面。真的让我极度恐惧。我再不敢说他变态,从此也就开始活在他不停的威胁和恐怖的阴影下,在他的弄死我的威胁下,我不敢告诉家里人,只在实在忍受不了时与特别要好的朋友和老师讲过。

四、“女人不算人,甚至还不如一头羊。”

        我一直希望,我无限的付出和忍耐能唤醒他的人性,唤醒他当初求我结婚时表现的热情,事实上他看到我的软弱,变本加厉。这种状况在我意外怀孕时表现非常突出。田发亮婚后对性生活表现积极,但是明确表示不要孩子,每次都是实施性虐待,我越痛苦,他越开心。

        后来我意外怀孕,他不仅不像正常人要做父亲的喜悦状态,数度要求甚至强迫打掉孩子。我坚持不同意人流,他就在月份比较小的时候经常对我殴打,故意推我撞墙,企图造成流产。

        2013年1月26日我可怜的女儿出生,田以没生出儿子为由想尽各种办法折磨我。令人发指的是,孩子刚出生20天,田发亮就残酷的强奸我,全然不顾我的身体,也不顾家里阿姨怎么看待他。不久,马淑韫父母请的阿姨也被田发亮赶走。

       4月1日,田发亮母亲盛玉兰突然从新疆赶来。她威胁我不能休息,不停地做家务干活,全身再痛也不能停止,在冷水里给孩子洗尿布,地擦干净了还要再擦,理由是“按新疆规矩干净没有限度。”如果不做,就让田发亮殴打我。我自己花钱请钟点工,盛玉兰把钟点工赶走,让我自己干。田发亮也经常打骂我,要我去死,说我这种生不出儿子的女人要来干嘛。

         那时,我的孩子还没有到百天,我的身体更是一塌糊涂,在田的殴打、强奸下,生孩子的伤口三个月没好,阴道炎盆腔炎越来越严重,由于长期吃不饱加上过度劳累,钙质严重流失,脊柱严重弯曲变形,全身骨头从脖子痛到脚趾,(有医院X光片子及病案为证)。

          后来,我发现,田发亮不仅随时找茬殴打虐待我,而且,只要我一眼看不见,他站女儿旁边,女儿就会哭。后来我就开始偷偷留心他的行为,以及他们母子避开我的谈话。我终于发现,田发亮只要看到我不在女儿身边,就会用后拍打孩子的头部,用手指弹击孩子的脑袋。根部不顾孩子有多痛苦。

         有一天晚上,他们以为我带孩子睡了。我终于听到盛玉兰在她的房间小声教训田发亮,说“在新疆女人算什么东西,我把女儿带新疆卖掉,你把这个女人赶走就是了,她死不走,就让她死。在我们新疆没生出儿子,女人还不如一头羊。 你有房子,有存款,这两年弄这个女人你也没花钱,还赚了钱,再找个年轻的很容易。”

         我当时就浑身冰凉,震惊、恐惧抓紧了我全身。没想到,不久之后的6月14日晚上,我真的就惨遭他们毒手!

五、无家可归,控诉无门

          6月15日下午,我从医院抢救后,拖着病体回家照看4个月的女儿,田发亮和盛玉兰先是不开门,开门后,继续对我打骂威胁,强迫我带四个多月的女儿滚出家门。

          事后,我多次找到当地居委会、妇联和派出所,希望他们能做工作,让我们母女回家,田发亮母子拒不同意。我身体不能工作,又无力独自照顾孩子,只能带孩子回江苏老家由父母帮助照看。北京有事,再两头奔波。

        2013年8月14日,我在民警赵立杰的陪同下去家里拿孩子的东西,他们当着民警的面对我连踢带打,将我踢出门外。我实在不忍就这样和孩子一起被赶出家门,我死死的用收扒住门框,他们就用力关门夹我的手,当时我另一只手还抱着孩子。由于打得厉害,后来我还不得不抱着孩子去医院给自己看病。

          这几个月来,田多次和和我通电话,说,只要我能接受这种生活,不到处伸冤,等他们家人气消了,可以考虑让我和孩子回家。被他长期打怕、打服了的我,还抱有一丝丝的希望,希望他只是出气,希望他接我们母女回家。

         直到2014年,孩子满周岁后,田发亮随即向法院提起诉讼离婚。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09年12月参加北京市业余国标舞比赛的马淑韫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被田发亮赶出家门后10个月的马淑韫。瘦骨嶙峋,脊柱弯曲。

在警察陪同下回家被田打伤,8月15日病历证明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3年4月的病例证明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保姆证言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 guest9815365
  • 发表于:2014/7/4 19:43:32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guest73676
guest73676: 工资日结80-300,不限时间地点多劳多得。手机电脑在家都可以做,不影响本职工作,做与不做了解一下不会错。加微信15239658663
2016-08-10 21:41:30 回复
  
  • 匿名游客
  • 发表于:2014/9/23 11:12:57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这家人不是人吧!他只能用崇拜去看一个不是东西的东西从小教他如何当一个不是东西的混账!!!不知道教你的那个母的有羞耻心没?可耻,可恨,可悲,可怜!
来自手机版
(0)
(0)
  
  • guest776269
  • 发表于:2014/12/30 7:56:05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他只能用崇拜去看一个不是东西的东西从小教他如何当一个不是东西的混账!!!不知道教你的那个母的有羞耻心没?可耻,可恨,可悲,可怜 /003599。cn/luo622/
//003599。cn/xian516/
//003599。cn/ao540/
//003599。cn/bo628/